你有情人吗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萌事件

写给情人——写在情人

龚伟力

 

写下这个题目,就有点犹豫:我有情人吗?什么时候了,都七老八十了,恐怕是在意淫吧。——题记

如果你累了,我陪你歇歇。如果你烦了,我陪你静静。我不说话,只是看着你,一言不发。但愿你知道,有一颗心在为你跳动,有一缕情丝在为你牵动。看见那日边的晚霞吗?那是我为你起舞。看见那天上的雨滴吗?那是我为你哭泣。看见那黑夜的流螢吗?那是我为你点亮前行的灯光。

有一种爱,叫等待。在你走的这些日子里,我天天在等待,想着有一天你回来了,问寒问暖,家长里短,把心里要说的不能对别人说的,统统象竹筒倒豆子一样,在你面前都抖落干净。你不在的日子,好难打发,度日如年,天天看天。下雨了,怕你淋了;天晴了,怕你晒了;起风了,怕你凉了;天黑了,突然又怕你找不着家了。

好久没有这样了,好久好久,没有这样去惦记一个人,一个远方的人,一颗远方的星星。那是你吗,是你在招唤我吗,不是梦吧。不是,不是梦。那是你,是你。是那个让我日思夜想梦牵莹绕的你。你回来了,可是却走了。没走远我还可以追出门去。你回来了,却不说话。不说话我可以说给你。你是我的寄托你是我的记挂,你是我心中的月亮,那一弯新月,远远地挂在天边,幽幽地留在我心底。

突然想起秦观那首诗: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男子汉不必这么缠绵,无须如此儿女情长。但却又想起鲁迅的诗句:“无情未必真豪杰,怜子如何不丈夫。”其实,男人也需要情,也需要爱,需要倾诉,需要倾听。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。”每每想起你,我总是落泪。我自问,我这是怎么了?真的是那根沉睡的心弦被拨动了吗?

我不敢奢望,我曾经拥有你。你在我心目中,是那样高大,那么遥远,那般忽隐忽现,像早晨那颗东方的启明星。稍不留神,就消失了。真的,真的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来无影,去无踪,是真的吗?一切,来得这么快,又走得这么急。不容我有些许迟疑,不容我有丝毫回旋余地。你就这么轻轻地来,又这么飘飘地走?

你是一阵风吗?怎么我能摸到你?怎么我能听到你?怎么我处处能感受到你?你没走,你就在我身边。不,你在我的心间。我听见你的心跳,我听见你的歌声,那节律,那旋律,是那么熟悉,那么亲切。我知道,你没有走,你只是给我开了一个玩笑,一个不好玩的玩笑。你知道吗?我不喜欢开玩笑,一切都是真的,尤其是在梦醒时分。

早晨,梦醒了,我总是爱一把把你拉过来,拥在我的怀抱里,你柔软的黑发撩得我耳际发痒,你就嘎嘎地直笑。那笑声是那么清脆,像百灵,像风铃。我爱听你的声音,哪怕是轻轻的一声:抱抱我!像那首歌的歌词:爱我你就抱抱我!那一刻,我把你抱得紧紧的,生怕失去了你!

可我终究还是失去了你!你去了哪里?我希望这次是开玩笑,你只是在一个角落躲起来了;或者你是在考验我,站在一旁悄悄地观察我。我多么希望这不是真的,真的不是真的,这只是一个玩笑。

一一说给你,我心爱的,不用回复,只需听,用心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